池中非物

Lotr AL 锤基 贱虫 米英 Newtmas Dylmas
有时文艺大体二货

【米英】保镖 The Bodyguard -1-

保镖 The Bodyguard

CP:大明星 米/保镖 英  (有少量露中)

预警:作者是个喜欢谁就爱欺负谁的英厨

           认真向 很慢热(大概)

—————————————————————————————————

【Chapter 1】

NOTHING COULD BE BETTER THAN FORGETTING.


迈/阿/密,盛夏。

 

泳池、喷泉、白色的雕塑、精致的餐具。看起来像是个十七世纪的法国庭院。

一个金发的青年慵懒的伸展着四肢,仰面躺在白色的度假长椅上,一只硕大的墨镜覆盖在他的脸上,只露出直而挺的鼻梁和刚刮过胡须的下巴。显然他并不在意这些美妙的景色。躺椅的旁边立着一张白色圆桌,桌上有一只残留着咖啡渍的空杯——尽管院落精致,但也能看出已长时间未及修剪。在精致的表象下,可以看到白色大理石雕像上青色的苔藓和疯长的杂草,好吧,也可以说的确是生机盎然的景象。这似乎歪打正着了金发青年的美学——不羁,满园簇拥着对好品味的挑衅。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

   —Good taste is the death of art.

   对,就是这样。青年喜欢这种我行我素。

   

   “抱歉,琼斯先生。”

      他本打算在迈\阿\密讨人喜欢的阳光下睡个久违的午觉,在这个不速之客造临之前。

   “琼斯先生,您不该在这休息,您的工作预约还像小山一样堆在家里。”

   “我提前完成了上一个工作,放一会儿假是理所当然的吧,菊。”被叫做琼斯的青年摘下了墨镜,蓝眼睛在泛白的阳光下微微敛起。他挑眉,迅速舔了舔还沾有咖啡渍的唇,那被他粗暴柔乱的金发被阳光勾勒出奢华的轮廓,头顶还有一根正顽固的立着,随着青年的动作左右摇摆。“还有,说了多少次,叫我阿尔弗雷德就好。”

   “很抱歉,但我想您也该习惯我的日式礼仪了吧,琼斯先生。”颔首,本田菊恰到好处的回避了阿尔弗雷德的责难。

       东洋式的娇小身形,娃娃脸,眼中却有着难以揣度的精明。给人以无害的表象,却总能化解矛盾于无形。这是阿尔弗雷德将本田留做自己的经纪人的原因——不可否认,这样的人才被别人雇了去将会是双倍的损失。

   “好吧,你来找我不会是为了聊天吧,说吧,什么事?”将墨镜塞入口袋,阿尔弗雷德站起来,伸了个懒腰。

  “我为你带来了你的新保镖。”

  “啊?约翰做得挺好的啊——他现在在哪里?”露出惊讶的神情,阿尔弗雷德左右寻找着自己口中的约翰。“我可不需要所谓的新保镖!”

  “你是说约翰·桑德先生吗,我在昨天解雇了他,因为他在工作时间与酒店女侍调情。”本田平静的解释,对于阿尔弗雷德将所有雇员当做朋友来纵容的举动他早已颇有微词,今回他希望能够通过这样的方式让这个过度缺乏紧张感的美国人醒悟。“作为保镖,只要他当班,那么他的心思一刻也不能够离开他所保护的对象,桑德先生的举动是对他的职业的亵渎,更何况,他还令自己的雇主陷入了危机。”

   “但那只是——”

本田菊以眼色将阿尔弗雷德将要吐出的字眼逼了回去,他摇了摇头。“一切以雇主的安危为第一顺位。我不希望再看到有影迷闯进别墅的事情发生了。”

   “那趁这个机会干脆不要保镖好了~那种小事HERO我自己都可以解决哦~”

   “请您提出更有建设性的意见好吗,那样的话我会考虑妥善处理的。现在你的新保镖正在等你,请随我来。”本田转身缓步走进度假别墅。

      他身后的金发美国人则露出了难得的懊恼神色。

 

 

     阿尔弗雷德·F·琼斯。来自纽\约\曼\哈\顿的超级巨星。曾就读于MIT后为追逐梦想,辍学只身闯荡好莱坞。除却电影,在作曲、场景制作、演唱及舞蹈等方面也有着惊人的成绩。年仅十九岁即出演过近十部电影并且在六部作品中担任主角,举办过两次国际巡演,拥有五首BILLBOARD榜冠军单曲,并且获得多项奥\斯\卡提名。

      这个19岁的男孩,几乎拥有了美\国梦所能给予的一切。

      不过此时,这个拥有一切的美\国青年正为自己的经纪人换掉了自己的保镖而懊恼不已。无论如何遇上像约翰那样平易近人的保镖都是需要运气的。出道以来,他遇到了无数机械而无趣的保镖,唯独约翰能明白他的需求:比如偶尔给彼此一点私人空间啦,再光芒四射的巨星也会有不想洗脸,穿着破洞的旧T恤躺在沙发上一边吃薯片一边打游戏的时候。

      事实上除却约翰,阿尔弗雷德还拥有两个保镖。但与其说是保镖,不如说是护卫更贴切。来自墨\西\哥的安德鲁和来自古巴的佩\雷\拉虽说都是与约翰一样的大块头,但似乎都并不太喜欢自己的雇主,从他们的脸上可以看出他们事实上更希望他早日在他们的非当班时间遭遇袭击。

      本田推开了会客室的门,匆匆跟在后面的美\国青年被阳光直接俘获,双眸反射性的敛起,当他再次张开眼并注意到面前的人时,不得不揉了揉眼。

      ——那家伙是谁?

      约翰·桑德从外表来看,多多少少会更符合保镖的大众美学。高个子,大块头,胸肌堪比犀牛。虽然面部表情让他看起来缺少威慑力,但无论如何,从视觉上他就已经达到了震慑的效果。

      然而眼前的这位,阿尔上下打量着这个站在窗边的男人。有阳光的加持,电影一般的光影效果让他显得格外瘦削和修长。在那张看起来比自己年长不了多少的脸孔上,两条粗得令人特别在意的眉毛正微微蹙起,而那双眼睛——他不得不承认自己有那么一瞬的失神——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绿的眼睛,该不会是带着隐形眼镜吧?

   “那个,菊,我想我们是不是搞错了什么?”阿尔弗雷德并不认为让这个看起来一点也不能打的家伙让他的保镖是个好主意。

  “恐怕并没有。”本田的视线落在那个男人身上。“这是亚瑟·柯克兰先生,在迈\阿\密的这段时间,他将会是你的保镖。”

  “但是——”

  “您好,恐怕您就是所谓的琼斯先生了。”亚瑟接受了本田的示意,打断阿尔弗雷德的提问并向他伸出了手。

     糟糕,是个不可爱的角色。阿尔弗雷德在心中评价。竟然还操着不可一世的英伦腔。

     阿尔弗雷德万般不情愿的握住了亚瑟的手,点点头敷衍着说你也好。

 “那么,这是协约书,如果没有异议的话,请签字。”递过一沓文件,亚瑟说。他垂下眼的瞬间,阿尔弗雷德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喂,这一条:‘必须遵守保镖的建议’是怎么回事,什么“建议”是要必须遵守的?这简直是暴/政!一点儿也不民/主!凭什么我要服从他的命令!”随手翻了翻那沓文件,阿尔弗雷德瞪大了眼。“这简直不可思议!到底谁才是雇主?”

  “为了您的安全,琼斯先生。”亚瑟毫不留情的回道。“不过倘若您做不到,您可以另择高就。”

   “嘿,开什么玩笑,无所不能的我当然能做到啊!!”想也不想的回嘴,话出口后才觉得有些后悔。该死的激将法,这下剩下三个星期的假期可开心不起来了。阿尔弗雷德咬住了唇,看见身侧的菊正抿着嘴,恐怕是怕笑出声来不太礼貌。噢,该死的日式礼仪!

    “那么好的。”亚瑟·柯克兰面色不改色在协约书的乙方一栏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又将它推给在桌面另一端阿尔弗雷德。“希望合作愉快。”


————————————————————————————————

这篇是我大概七年前的脑洞……(老人家身份暴露)

因为实在太久以前写的了,是个坑,没有写完,而且文笔如屎

现在拿出来重新编辑下,希望这次能把这篇古董文写完



     


评论(1)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