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中非物

Lotr AL 锤基 贱虫 米英 Newtmas Dylmas
有时文艺大体二货

【米英】保镖The Bodyguard-4-

没事就要搞事。

————————————————————————

阿尔弗雷德打了个长长的哈欠。 他活动了一下,站在窗帘刚刚被拉开的落地窗前,注视浸在暖光里的庭院。他对着那个曾让他欣喜不已的景色撇了撇嘴。

都怪他的新保镖,他已经对这个庭院毫无兴趣了。那家伙在上任的第一天在庭院中转了几圈,回过头来就对他宣告这个庭院有安保缺陷,不要常去。

“那些地方太容易让人有机可趁。”那家伙煞有介事的说,好像自己随时都有可能被让·雷诺射杀似的。问题是,至今为止,还根本没有过这种烦恼。要他为这种根本不存在的敌人改变作息举止,简直是可笑之极。

但除却那些,最让阿尔弗雷德感到生气的是,他竟然要为了那该死的新保镖,在一个美好的早晨,浪费时间思考这些完全不是他风格的事。

“该死,”他套上牛仔裤与外套。“三周简直太长了。”

 

打开门,他看见一个穿黑色西装的身影笔挺地站立在门边——那是他这几天来每日都会看见的风景。

乱糟糟的金发向外翘着,发尾蔓延至后颈,那片皮肤夹在金发和黑色西服的领子之间,显得格外苍白。黑色西装勾勒出他匀称的身形以及无懈可击的站姿,但真正吸引他目光的是那双手。背着的双手交握着,骨节清晰,手指修长。从布满硬茧的指尖可以看出它们属于一个过分认真的完美主义者。阿尔弗雷德几乎能在脑海中虚拟出握住它们的触感:他印象中父亲的手也是这样布满硬茧。粗糙、关节突出,孩童时代的他被老爸用那双手牵住,那些代表着无数次的训练和久经沙场地老练的茧弄得他很不舒服。 亚瑟的手意外的让他有种亲切感。

当然了,阿尔弗雷德并不认为是因为发现了这个而让他对亚瑟·柯克兰的印象变得好了起来。撇开那家伙搅乱自己的生活步调不谈,他猜他应该要认可菊的话:亚瑟也许是一个严谨值得信任的保镖从业者。

也许他们也可以少一点争吵,好好相处呢?毕竟在剩下的不到三周的时间里,他还要完成好几首歌的填词工作呢,被坏情绪支配可写不出好作品。

可当他的保镖先生转过身来看他的时候,他觉得他的提案可能得被扼杀在摇篮中了:那可是张非常不友善的脸。

“呃,早安?”阿尔弗雷德不确定到底是什么又惹恼了这个英国人。

由于共同守夜的另外一位同僚昨晚在走廊上打盹而导致他几乎一天一夜没有合眼,亚瑟现在站着都可以昏睡过去。他强打精神,面无表情地向他的雇主递去一份剧本。

“这是本田让我转交给你的,他说‘已经无懈可击了’。”亚瑟说。

阿尔弗雷德接过剧本,此刻他的心情如同迈阿密的朝阳,脑海中饱胀的喜悦让他想抱着随便什么人转个几圈,而且他真的这么做了。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他觉得亚瑟的脸色比刚才更糟糕了。这个可怜的英国佬,表情像是闻到了过期的鲱鱼罐头,气得满脸通红,都快蔓延到耳尖了。

啊哈,管他呢!

现在,他该好好犒劳一下这个无所不能的hero,而他(也许)正在生气的保镖?随他去吧!

     说到犒劳,对于阿尔弗雷德·F·琼斯来说那必定是一顿有可乐、炸鸡和汉堡的大餐。而此刻他面前正摆满了刚刚送来热腾腾的全套美式快餐。他一边吃一边翻看剧本,丝毫不介意让剧本雪白的书页沾上炸鸡味的油脂和沙拉酱汁。

     此时他的心情大好,觉得他应该体谅他那不高兴的英国保镖。于是他决定找点话题让他高兴起来。阿尔弗雷德看着穿着黑色西装神情严肃的亚瑟,决定话题就从‘犒劳’开始。谁不喜欢别人的赞美呢?

“嘿,有没有人和你说过你穿西装的样子还挺辣的?”他说。“我是说,嗯,性感。”

“不好意思(Excuse me),”英国人的表情此刻就像吃了苍蝇,“你TM(the hell)刚刚说了什么?”上帝啊,这个美国人喝的可是不含酒精的饮料,可看他说的都是些什么混账话!

哈,猜错了,亚瑟不喜欢别人夸他穿得好看,这可真糟糕。 

“你生气的表情是我见过最可爱(loveliest)的!”他又进行了第二次尝试,但看起来还是不太成功:亚瑟的表情这次看起来像是关爱智力残障儿童。

“Sorry my friend!或者你愿意赏脸和我一起分享这顿丰盛的早午餐吗?”希望第三次尝试能够成功。

亚瑟不知道这个年轻的美国人到底吃错了什么药。但为了让他闭上嘴,他决定接受这个提议:他实在太困了,需要坐下来喝杯红茶——或者(退一万步)咖啡也行。

阿尔弗雷德忙不迭地把自己最喜欢的汉堡口味推荐给了这个可怜又容易生气的保镖,并附加了一大杯可乐和一包大号薯条。

“菊一定和你说过了我们来迈阿\密\的行程吧?”他一边嚼着汉堡一边说。“今晚我——”      

“我知道,今晚你要参加一个慈善拍卖酒会。”提到工作,亚瑟的神情缓和了许多。

“Bingo!”阿尔弗雷德心情很好,他不介意现在就和他的保镖朋友分享一下他今晚的安排。“你知道我把在《无畏之鹰》‚里拿到的片酬全部捐出去了吧?(亚瑟表示自己并不知道)今晚我要把我第一个亲自写的剧本拍卖掉——就是它啦。 ”说着,他举起了手中的剧本。

“你还写东西?”亚瑟看起来有点不大相信。看起来,阿尔弗雷德根本不是能好好讲故事的料。

“啊,那当然,因为我是无所不能的。”美\国\人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经历过父母离异、父亲再婚、幼年丧父等一系列难以想象的家庭变故,阿尔弗雷德的文字感动了纽\约——连挑剔的哈维都这么说。”他背诵了他在《纽\约\时\报》上捕捉到的只言片语。“当然我认为应该是感动了全世界。”末了,他加上了自己的观点。

他喝了一口咖啡,伸展了一下手臂。发现他的保镖没有答话,抬起眼的时候发现亚瑟看着他发呆,双眼睛像是透过他,看到了别的什么。

“呃,嘿,在看什么呢?”

惊慌一闪即逝,亚瑟挪开目光。“呃,也许你可以说说这是关于什么的?”

很高兴能够将话题继续下去,阿尔弗雷德扶正了他的眼镜。“啊,关于一个像我这样的正义的hero如何解决一个隐藏得很深的贩/毒/杀/人事件的故事。如果你有兴趣的话,可以关注我的推特,我昨天发布了剧本的前几章,已经取得了好几万的喜欢(like)了。”

英国人的表情先是震惊,接着忽然严肃起来:“贩/毒?你为什么会写这个题材?”

“我老爸以前是干警/察的嘛,有时候我会偷偷看他收在抽屉里的案件资料。”阿尔弗雷德说,这些说辞也是为今晚发布会所准备的。“去年我整理仓库的时候,我在小时候的玩具箱里发现了一些类似的资料,它夹在我的玩具卡车里,大概是我爸还在的时候被我拿来当做‘货物’的吧?我看了以后觉得很有趣,就把它改编了一下写进剧本啦,别担心,这些资料在拍卖之后我也会交给警/局的。”

一阵沉默。

阿尔弗雷德清晰的捕捉到了亚瑟的错愕。

“——亚瑟?”

“阿尔,把那个剧本给我看看。现在,马上。”

——————————————————————————————

这个超级慢热的故事好像开始渐渐接近主题了

对不起久等了

评论(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