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中非物

Lotr AL 锤基 贱虫 米英 Newtmas Dylmas
有时文艺大体二货

【二十四节气】处暑

【二十四节气】处暑

又名: Thomas and his fluffy little lover(上)

         托马斯和他毛茸茸的小情人

巫师 Thomas X (?)Newt

出现Gally&Minho不要怀疑,他们 just好基友

++++++++++++++++++++++++++

咚咚咚。


什么声音?


“Thomas,”金发男孩的湿润柔软的嘴唇正贴着他的,他轻声说话,手指划过他的耳廓。“你走神了。”


咚咚咚。


“等等”Thomas依依不舍地退开,但双手仍然扣在对方的腰上,“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金发的人贴着他的胸膛闷闷地笑了,“你的心跳声?”


咚咚咚咚咚咚咚。


“呃,不,Newt,不是心跳声,是更加…”


哐。


门豁地开了,Thomas睡眼惺忪地从床上弹坐起来。


哦他可真嫉妒梦里的自己。他一面挠着自己睡乱了的头发,一面向破门而入的来客打了个招呼。

“晚上好啊。”

“没见过约了人见面结果自己睡过头的。”Gally把自己肩头的行李袋嘭地一声砸在地上。他嘴里嚼着一根茅针,头上戴着一顶棕黄色的大毡帽,脖子上挂着一个皮边已经磨破了的风镜,贴身的短夹克配上焦黄色的尖头皮靴,活像个不伦不类的牛仔。

“你又到人类集市里去了。”Thomas嘴里满是牙膏泡泡,他正试图用水打湿梳子整理一下自己的发型。

Gally正猫着腰钻进厨房里,他找到一小盒黄油饼干。“不去人类那里怎么能弄到你要的那些东西。”他晃了晃角落里的一个铁盒子,“怎么连点能吃的都没有。”

“Minho会带着肉过来。”Thomas终于打点好了自己,蹲在地上检查Gally带来的东西。里面大大小小好几个油纸包裹,每个罐子都用银线小心地捆着。他把它们一个一个拿出来,整齐的摆在一个早就准备好的空架子上。

Gally从鼻子里发出了笑声。“他最好别再让我们帮他解决他毛茸茸的小麻烦。”

“我听见了,混账。”一匹狼从树林深处窜出来,四只爪子在推开Thomas院子的门的时候褪去了深灰色的毛发,一双人类的手足出现了,紧接着是头颅和躯干。但那双尖尖的耳朵和大尾巴确留在了这个“人类”的身上。他背上驮着一头五花大绑的野猪。

“喔,看哪,”Gally帮着把那只扔在微弱挣扎的野猪从狼人身上卸下来。他看了一眼Minho的黑发里支棱着的耳朵,笑道:“毛茸茸的小可爱。”

Minho冲他竖起中指,“夜里狩猎我再也不会给你指路了,你这瞎子。”

“Hey, easy, boys.”Thomas走过来,示意他们俩帮着把这野猪拖进地下室里。


他们沿着楼梯向下走,地下室昏暗的灯光下Gally看见一口小巧的棺材。它躺在正中央,周围围绕着散发着怪异幽香的蜡烛。棺材旁边放着一张不大的工作台,上面摆满了他从人类那里买来的几个包裹。Thomas撸起袖子,他这时穿着带兜帽的巫师长袍,让他整个人的气质看起来阴沉老练了许多。

“这里闻起来可真让人不愉快。”Gally皱着他与众不同的眉毛,手掌在鼻子前小幅度地扇着风。他看向同样鼻子灵敏的Minho,却发现他已经被别的东西吸引了。

Thomas提着一个银制的方形盒子来到工作台边。

Minho的耳朵抖动了一下,他吸了吸鼻子,那盒子里有一种鲜活的,跳动的…他突然知道里面放了什么。

“还有一个时辰就要到午夜了。”Thomas的声音聪兜帽下传来,“我们得赶紧,如果出了差错,就算我们能等,但这个可没法等到明年。”他念了一句咒语,银盒子的锁扣咔地一声打开了,Gally和Minho都向里面看去:那里躺着一颗正鼓动着的,小巧的心脏。


处暑。秋风吹来,暑气散尽,阳气缺损,阴气盛极:鬼门就要在这时开启。幽地的巫师Thomas要开始招魂了。


Thomas打开了所有的包裹,他把那些东西一一叠好放在身旁:一件带兜帽的麻制上衣,一条宽大的棕色长裤,一双柔软的布鞋,一条皮腰带,一个牛皮缝制的挎包,还有一条带小铃铛的项圈。

接着,他把那只野猪放在了棺材板上。

做好所有这一切,他转过头对Gally:“你得负责搞定毛茸茸的小麻烦。”

说完,他感觉Gally的眉毛挑得快要飞起来了。


捧起那颗跳动的心脏,Thomas站在棺材前。他一边将研磨好的药粉撒在棺材周围,一边念起咒语。


平静的夜里忽然狂风大作,风摇摆着树叶,发出呜呜的哭号。落叶随风狂舞,拍击在小屋的窗户上和门板上,像是横冲直撞的孤魂野鬼。

一轮金黄而浑圆的明月从云中露出来。


Minho总觉得自己忘了什么,他现在知道了答案。他感觉到自己的皮肤突然被厚实的灰色毛发覆盖,他变得又高又大,脑袋碰到了天花板,他的意识模糊不清,大脑只尖叫着要撕碎新鲜的血肉。接着,他看到了一只野猪。


Thomas堪堪完成自己的咒语,一道黑影窜过来,撕碎了还在哼唧的野猪。鲜血喷淋得到处都是,空气里充斥着鲜血的腥气。紧接着传来一声野兽的怒吼,一头棕熊飞扑过来按住了狂躁的人狼。“快!”棕熊用Gally的声音说。

人狼还在棕熊的爪下扭动,但Thomas充耳不闻,他踢开被撕碎的野猪,露出了棺材里那具瘦小的布偶猫的尸体。它被保存得很好,鼻尖和肉球是可爱的粉红色,鲜血沾污了他黄白相间的毛发,但仍能看出它们还带着漂亮的光泽。它躺在里面如同正在熟睡。

他把那颗心脏小心地推进了猫咪的嘴里。那颗心脏发出微微的银光,慢慢融化了。


“归来吧归来吧。”Thomas轻轻地念到。“回到我身边,Newt.”


风蓦地停了,人狼也停止了呼号。房间里安静得可怕。

Thomas紧盯着那具瘦小的猫尸。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十分钟过去了,眼前的猫咪毫无动静。


“他难道已经往生了吗?”Thomas一屁股坐在地上,整个人颓唐得像失了魂。

Gally变回人类的样貌,拍了拍巫师的肩膀,“也许他只是没听见你的呼唤,也许我们明年还可以再试试别的办法。”

Thomas摇摇头,还想说什么,但一个声音打断了他。


“喵。”


他们一块儿两抬起头,看到了一对埋在金棕色发丝中的毛茸茸的尖耳朵和一对巧克力色的眼睛。


“我的天啊。”巫师和人熊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猫咪眨了眨眼,一条蓬松的的金色大尾巴从身后探出来,饶有兴致地左右摇摆着。他半躺在被血染红的小棺材里,露着白皙的肩头,一双雪白的长腿从棺材里伸出来。


“To…Tom”猫咪舔了舔嘴唇,他似乎不满意自己的发音,皱着眉思索了一会儿。他的耳朵和尾巴在他思考的时候也并没有闲着,似乎在捕捉这个世界所有的声音和动静。

“Tommeow”猫咪看着Thomas,露出了一个可以称作清纯又火辣的笑容。

Thomas和Gally同时倒吸了一口凉气,喉头滚动做了个吞咽的动作。

这太过了,巫师心想。他刚刚是在试图叫自己的名字吗?

猫咪Newt笨拙地翻了个身,它撅起小巧雪白的屁股,尾巴高高竖起,双手臂向前伸展,打着呵欠伸了个懒腰。

老天。Thomas可不想让自己的猫咪被其他人看个精光。他立即上前把这只小可爱抱了起来。

猫咪Newt乖顺地揽住Thomas的肩膀,脑袋埋在他的肩窝里,轻轻嗅了嗅Thomas的味道,接着巫师听见猫咪从喉咙里发出亲昵的呼噜声。

不可以太性急,现在的Newt,大约有百分之七十五是猫咪。Thomas告诫自己。但他还是在帮猫咪穿衣服的时候忍不住亲了亲他的额头和泛着粉色的鼻尖。猫咪的呼噜在他亲吻的时候更响亮了。它仰着头似乎还想要更多。

“哦该死,Thomas,如果我知道会被你们闪到,我就不会来了。”Gally抱怨。

猫咪Newt在注意到人熊的时候就发出了充满警戒和敌意的嘶嘶声,但随着巫师抚摸脑袋的动作而渐渐放松下来。

“你不会错过的,”Thomas对他挤眼睛“你太爱这只猫咪了,不是吗?”

Gally咳了一下,假装这十几年来和巫师一起尝试复活Newt的人不是他。他拎起狼人,走上楼梯,推开门:“给你们一点时间,我先带这只蠢狗回去。”走出去几步又折回来:“咳,别折腾得太过分了。”

而巫师正在尝试着让这只猫咪不要整个趴在自己的肚子上。



+++++++++++++++++++++++++++++++++++++

【处暑:代表炎热暑期即将逝去,进入气象意义的秋天。一般在公历8月22到24号。中元节(鬼节)一般是农历7月14到15号。今年的中元节是公历8月24到25号。】

+++++++++++++++++++++++++++++++

非常感谢猫骨头太太组织的这次活动,还是那句话,自己割腿肉写得如同智障【。】还好有大家的粮~一次性吃到饱XD

写这个题材其实动机非常不纯…想开猫车,还好字数让我及时住手了(手动再见)而且还和节气没啥关系

Newt喵为什么死去?他们之后到底有没有折腾的很过分呢?


悄悄说:TBC




评论(5)

热度(60)